我的不少学员,他们是看了好几年我的帖子,也做过若干次尝试,最终都是走到女生跟前却“走不出来”,觉得无可救药了,才来找到我的,可见“接近焦虑”有多强大。一方面,它把大多数人阻挡在了门外;另一方面,它也锁住了自己的步伐……

如何克服搭讪时的接近焦虑 图1

——引子

不会聊天?不会逗女生开心?不知道和女生聊什么?别叹气!☞获取微信号来坏男孩学习聊天技巧,让更多女生喜欢和你聊天

    很多人对它咬牙切齿,觉得它很讨厌,说要没有它就好了,问怎么克服接近焦虑?甚至有人发明出“地狱100搭”,每天强令自己出手100次,不论喜欢与否,不问结果,只管开口,虐你千百遍,你总该待我如初恋了吧?希望通过这种高频密度的脱敏方式,使自己达到一种“零焦虑”的状态,世间就无限美好了。

    我要说:

    一.接近焦虑是一种生物学设定

    这几乎就等同于说它是无法克服的了。远古我们祖先的生存条件远比我们现在恶劣,胡乱搭讪可能招引其他部落的同类,招致灾祸,慢慢地就渗入基因,以莫名恐怖的形式,告诫子孙,趋吉避凶,为万全计,不要乱碰,与痛觉存在的道理一样,让我们这一物种绵延至今。

    我已经搭讪上千次了,仍有焦虑,每一次开课告诉学员,他们都很惊讶,我甚至感到了他们一瞬间的绝望——这和他们当初想的不一样,是的,和我当初想的也不一样,只不过现在的焦虑和当初比稍微,真的只是稍微小了那么一点点,因为长期的搭讪,在体内形成了一种“敢搭讪”的小习惯,去和那个与生俱来,懂事之后愈盛,二十几年形成的“不敢搭讪”的大习惯抗衡,间中获得一点点小胜利,得到一些出手次数,使得接近焦虑在关键时刻变得“可控”,我想出手的时候,还是可以出手的。

    即便仅是这样,我也已经开始有点怀念它了。每一次开课,每一次带着一批新人走进搭讪场,背后给予力量把他们推出去和他们心仪的女生搭讪,那女生答应也好,笑而不语也罢,或者吓了一跳,甚至遇着贼似的头也不回快快走掉,都没关系,这时候他的表情是我最爱看的:有的像篮球比赛进了球一样回来和我击掌相庆;有的像足球比赛进了球似的满场飞奔和欢庆;有的却像输了比赛一样一言一发,一脸严肃走回来,我正想着迎上去怎么安慰一下,却突闻“啊!”地一下狂喊:“爽!”抱着我转了一圈,就差没往我脸上狂啃。可以想见,压抑了二十几年,释放的快感,这一刻喷薄!

    接近焦虑,它是一种焦虑,即是一种紧张,紧张获得释放就会形成快感。某种程度上,焦虑越大,快感也就越大。从这种意义上,那些不敢搭讪的人,那些接近焦虑很大的人,如果你害怕搭讪怕得会吓尿裤子,如果你能突破焦虑,真正体会到搭讪的乐趣,那必定爽如射精!我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那种感觉似乎已经离我很远了。我现在搭讪就像例行公事一样,成?哦,这是成了;打枪?哦,拒绝是吧,好,如此而已。为什么我喜欢看他们完事的样子,因为我羡慕他们,我像一个中年人,技巧徒增,器官却不再敏感,只能爽了别人,徒叹息。所以你们要珍惜,在你们接近焦虑最大的这段日子里,在你还能小鹿乱撞的时候,来多几发。

    二.接近焦虑几乎等同于社交直觉

    也有特例。真正可称“零焦虑”的人,我见过两个,很遗撼他们都是有服搞抑郁药物史的。你说你叫他去搭讪,他说:“好,我先吃颗药。”那是很吓人的。其中的一位还是各项搭讪纪录的保持者,“地狱100搭”不算什么,他曾经创造过一天之内收一百个号的纪录。那是在某一年的中秋节,从早上十点到凌晨三点,所到之处,无论喜欢与否,不管老幼,不管是一个人,两个人,还是在一群人中,只要是雌性,皆可,所到之处,二十年内寸草不生。我们常去搭讪的天河城,我深知今不求有功相对宽松的搭讪环境来之不易,我每次去都是敲无声息地出手几次,收几个号,够这个星期的后续就走。都四五年了,没发生过一次保安赶我走,甚至有的我们成了点头之交,每次去我都往他那一看:“在呀!”他也朝我一看:“来了呀!”都快成了我们的守护天使,哪次看见那个保安不在还特别忐忑,心理还特别没有安全感。但是,“零焦虑”就不同了,他经常出现在那里不到十分钟,就有保安过来喝斥:“请不要骚扰我们的顾客!”甚至当我们连搭了好几个,女生的反应都很怪异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开玩笑地大致推断:必定是“零焦虑”不久之前刚来过!

    时至今日,“零焦虑”的出手次数早已过万次,而我也早不敢再枉称他师傅。我仔细观察过,一般的新人去搭讪,只要对方是摆摆手,或是吓一跳,甚至只要对方不是张开双腿,欢迎来稿的热情状,还不够强大的内心和莫名的“作贼心虚”就会使他针扎一般退缩,羞愧离去。这是比较可惜的,因为很多情况是你太紧张的缘故,第一句话没有说清,或者就为完成任务匆匆带过,她根本没听明白你说什么,或者她原本就是在认真走路,突然跑来个人和她说话,根本就是被吓了一跳。比较合理的是再坚持一次,强作淡定地把你的开场白或来意表明一遍,这时,不存在什么误会了,该拒绝的就是真拒绝了,再强下去就是纠缠了。将心比心,感同身受,很容易就能明白。但是“零焦虑”或接近焦虑小的同学不这样认为,他会把女生的拒绝当成欲迎还拒的调情游戏一直拆解下去。我在后面看着:两个人原本是走着直线的,结果女生就一直避让,斜线,斜线,一直斜到角落里去,避无可避了,好吧,给你吧!这边是艰苦奋斗后收号的沾沾自喜,那边是速速逃走,嘴里还嘟嘟囔囔无仪态地骂:“靠!哪来的怪伽!”

    由此,我常常想,会不会是在某个线性范围内,“接近焦虑”其实是等同于“社交直觉”的?“接近焦虑”是对自己,“社交直觉”是对别人:对自己不敏感的人,对别人也不敏感!我们看功夫片里面打到最后的大BOSS通常者是刀枪不入,面无表情的,但是这种人是成不了一流高手的,真正的高手反而是像成龙演的那样一拳打下去会哇哇鬼叫的。很多社交达人和女朋友很多的人你叫他来搭讪通常他们的接近焦虑也是很大的,部分支撑了我这一想法。

    “社交直觉”是指在社交活动中对别人舒适与否,对自己有好感与否,到何种程度的估判能力。它在与女生的后续,约会中非常重要,就像是交往路上的红绿灯,指引你到想要去的地方。接近焦虑大的人容易衍化成一种极端的情绪:“害怕”,当女生主动或发出强烈的关系推进暗示时,霸气地掩盖住了“社交直觉”,他心里知道时机到了,可就是不敢动口,动手,动脚,一副牛皮灯笼点不亮,烂泥扶不上墙的怂样。在女生那边,抛出的绣球无人接应,很容易感到羞辱,觉得彼此不是一个频道上的,事情搞黄。“零焦虑”或者接近焦虑小的呢,因为他们的交往路径上根本没有红绿灯,所以都是照着自己的意愿来开,一门心思想着摸,亲,TD,这种社交机器人一量后续开来,很容易变成耍流氓。这也是很多人搭了很多却还没有女朋友的部分原因。

    如果你的接近焦虑很大,你该庆幸!你有潜质可以练就很好的社交直觉,这玩意儿跟手感一样,区别一个人能不能成为社交达人!

    说这么多,我是想说:既然避无可避,既然痛并中还存在有快感,存在有成为高手的潜质,那么就好好她待它,和它的关系从恨不能将它灭了,从“敌对”变成“朋友”,你和它的剑拔驽张就会缓和很多,快乐很多。虽然它是珍宝,但在出门的时候毕竟挡着我们的路,有没有办法赶一赶呢?有!现成的你去搜一搜就会发现,哇,励志成功学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比较经典的是:

    一.镜子

    每次出门前对着镜子说:“某某某,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你!”,“某某某,你是最棒的!”说十五分钟。不够就泼把脸,像电视里一样,是“泼”不是“洗”,像被雨淋湿了一样,然后凶巴巴地对着镜子再说一遍,不行再吼两声,收拾好出门。大师们谓之“自我催眠”,我喜欢叫它“自欺欺人”。现实条件是多么地恶劣呀,如果这样就能把自己给忽悠了,那这个自己该有多傻呀,我相信李嘉诚自己就不会这么干。或许,在职场上是管点用,因为职长上奋斗的地方是在格子间,这也跟厕所一样,都是自己跟自己较劲的地方。

    搭讪就不同了,无论你在房间里把自己忽悠得多么热血沸腾,形象高大,一到了搭讪场地,一个陌生的场合,所有人不受你控制,你就会像泡泡遇到火苗一样破灭,环境的巨大压力倾间又把你的自己压得无比渺小。做销售的搭讪还好些,毕竟有个产品作靠山,躲在后面:“你好!你要不要买……”搭讪是要把自己亮出去,顿感压力无异于裸体逛街。那时你回想起自己在厕所的所作所为,除了为此刻苦笑增加点喜感之外别无所益,打个飞机都比它强,起码可以使自己性放松。

    二.审丑

    有人说,你紧张,你害怕,那是因为对方是美女嘛,你把她想像得丑一点不就可以啦!如花,脸上长个瘤子,再来道疤!这,这让我说什么好呢,你就是因为她漂亮才去想认识她的呀!爱爱的时候把女明星的海报蒙在她脸上的有听过,可有谁听过把凤姐蒙脸上的?搭讪本来就件快乐的事情呀!这样还有何乐趣可言?出这个狠主意的一定是个女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三.找抽

    也有人说,你不敢搭讪,不说是害怕失败,害怕被拒绝吗?那你就想着:反正她就是要拒绝我的,我倒要要看看她怎么拒绝我了!降低要求,到没有要求之后,你就没有包袱了,而结果如果她竟然没有拒绝你,那就超出你的预期,你该开心了;而她如果竟然对你的态度还很好,那你的感觉就像中大奖了!

    我承认这种方法或许有效,就像跟人吵架的时候,你把心一横,跳上前说:“有本来你打我呀!”就全无敌了,但是太找虐了。战旗未开就不断给自己这种失败的暗示了,即便是一时有利,但从长期看,从对人生的影响看,我隐约觉得这是不妥的。搭讪是件快乐的事情呀!我们大可不必摆着一副苦行僧的姿态,将事情处理得很暴虐。降低要求还有其他方法。很多人搭讪感到压力很大,是因为想一开始就把整件事情做得很完美。潇洒幽默的开场,口若悬河的转折,水到渠成,意味深长,不留痕迹的收号,用脚肘想一样就知道,这是不可能,就像旱鸭子你在岸上比划再多也不可能一入水就成世界冠军的,你必须经历一个很拙劣的过程。承认这一点之后,你把目标分解就可以了。不要想着一杆进洞,只要想着每一次比上一次好一点点就可以了。你现在没搭过讪是吧?那你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开口;刚说一句话就被打枪了是吧,那你所要做的就是比刚才多说几句,存活时时更长就可以了。

    从单次看,每一次都是失败;连起来看,你一直在进步中!三次之内一般你就可以顺利收号,体验过成功之后,你会越来越如鱼得水。高乐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书籍”用在这里未必恰当,但“进步的阶梯”真是说得好!有正确的方法,有看得到的前景,努力,这是我们十几年应试教育里最喜欢干的事情,也是学校涂毒我们十几年后留下的唯一宝贵的东西,习惯性地投入钻研,出成绩只是时间问题。

    为什么我连个激励的角度都要分得这么清?因为我深深懂得:胁迫是不长久的,一件事情想要植根:要么它是“快乐”的,要么它是“兴趣”。搭讪能不能变成你的兴趣还未可而知,但我希望你们一开始就建立在“快乐”之上。

    其实,最有效的方法,还是:“群体搭讪”:

充大头

猎手:

看过你的报道,很羡慕你们想上就上,随时随地能认识自己心动女生的搭讪生活,我也想加入搭讪犯的行列,成为日子不白活的一员!我公司的写字楼附近就经常有很多气质很不错的白领出没,以前没意识到,不认识一下简直是太浪费了!但是我自己去实行的时侯发现焦虑很多,总是迈不开步子,又几次都走到身边了,看到对方要看过来,就像作贼一样心虚,灰溜溜地走了,好囧啊!猎手你当初搭讪的时侯焦虑大吗?你是怎么克服的呢?

潮鱼

鱼:

    大,好大,即使像现在,出手过千次,接近的焦虑依然好大,只不过和最初相比,少了一点点和变得可控了,因为它已变成一种“习惯”,稍微酝酿一下还是可以出手的。但就是这一点点“习惯”的形成,也实属不易,夸张一点说,可以叫作“一将功成万骨枯”。

    了解我的履历的朋友都知道,最初我是一个蜷缩在淘宝网上开个把妹书店赚点零花钱的小店主,我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召集一大帮人陪我搭讪。结果一见面,发现全他娘是坑爹的!这些人——当时很气愤,如今想来很可爱的朋友,网上说来头头是道,采花折叶,探囊取物,互相恭维,无所不能,真到用场,要么摊牌:“小弟宅男一个,就是来观摩学习经验的”,免责;要么恃剑而立,遗世独立:“哥不轻易出手”,装逼,然后矛头一齐指向我:你丫不是对答如流吗?你丫不是早开纪录了吗?你丫不是觅得真谛了吗?来呀!——骑虎难下了。

    盛情难却之下,唯有硬着头皮搭了。女孩先是吓了一下,弄清我的来意之后,态度出奇的好,没有骂我,没有打我,没喊保安,没蹦出男朋友,还笑了,此后的一次次证明,被搭讪的女孩的笑容,是这世上最纯洁的花朵(有之一),没有人际关系纽带的羁绊,没有身份,地位,社会属性之分,只剩下你情我愿,如此让我欲罢不能,当我下一次又想搭又不敢搭的时侯,我又召集一帮人,利用群众之间推来推去,最后推到我身上的力量,把我推出去搭讪。尝到甜头的人,轰都轰不走,无法获得众人加持的人,畏首畏尾地心虚尝试,如果不幸获得了贼一样的对待,很有可能就此不举。

    现在的搭讪约会培训已经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你想自己钻研的话,我的经历也可以给你作一个参考。你接触了搭讪文化,现在应该是开始大批量阅读相关文献的时侯,相信很快你就能说出一套一套的把妹理论了,很好,在这个你最热衷于和别的交流的时侯,把你身边的三五个好友都忽悠进来,然后带他们去搭讪,如果你是一个不屈服的人,有斗志的人,好胜的人,甚至说:如果你是一个男人,我曾经的化学反应就会在你身上发生。一个毫不起眼的人,突然间,成了小头目;突然间,美女在侧,你会喜欢上这种感觉,并且一次次让它重演。

    人们常说,没有那么大的头,就不要戴那么大的帽。我这里说,没有那么大的头,也可以先戴上那么大的帽,有了刺激之后,头也慢慢会有那么大了——咳咳,我说的可不是龟头哟。

(此部分原载《南方人物周刊》,出刊有删减)

群雄逐虑

    这几年我体会愈深的一个道理:人是有惰性的,人很容易放过自己。你是可以妥协的,外部环境(要跨越人际关系去认识妹子)是坚决的,天平上只有一个砝码是吃力的,我们脆弱的内心只是一棵墙头草,来自外部的压力需要来自外部的力量来制衡,更靠谱。将我们孤独的的搭讪行为引入到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去,就可发生美妙的化学反应。而且,这个“人民”也无需多,两到三人即可成行。除了三人成虎,有了来自兄弟的鼓励,有人要冒起头,为了面子“充大头”,有趣的还有这些:

    二.嫉妒

    在搭讪活动中常常会发生这种情况:当有一个大家都说好的女生出现的时候,会有一个人特别激动,特别主动,特别积极地鼓动身边的人去搭:“上啊!上啊!再不上就没了!”时,通常这个女生恰是他特别喜欢的。被丘比特射中,他小鹿乱撞,肾上腺素激增,接近焦虑暴涨,特不淡定。此时,他并不是真心劝你进步,而只是情急之下随手从身边捉点东西,捉个人作挡箭牌,替死。如果你真不知好歹,或敌不过劝,真就跑去搭讪了,那个女生非但没有拒绝你,还有说有笑的,不但给了你号码,还拉着你在他面前逛了一圈又一圈,这时他就挂不住了,妒火中烧了,他就会想着:MD,如果当初冲出去的是我,现在跟她逛街的也就是我了!越想越不平衡,越想越按奈不住。当下一个心动女生出现的时候,所有人还没晃过神来,他就已经冲出去了。

    在我们诸多开场白中,有一个叫作“害羞好友开场”的,特别容易引发“嫉妒”情绪。它是两个人配合的,特别适合群体搭讪,它的本体是:其中一人扮演“害羞的”,另一个就是“大胆的”,大胆的跑过去跟女生说:“嗨!我朋友想认识你,但他比较害羞,不好意思过来,我胆比较厚(非笔误),就先跑过来打招呼了。”然后招招手,害羞的跑过来,礼成。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某期学员中,有一个叫奶酪,一个叫枫林的。奶酪比较圆滑,枫林比较宅,焦虑都比较大,两人一拍即合:我们用“害羞好友”,GO!

    集合的时候,集合的地点在广州购书中心肯德基,只有奶酪回来,不见枫林。似乎发生了点什么,奶酪失魂落魄地一把坐到椅子上,一下子趴到桌面上,猛地一捶:“MD!那个女生是我喜欢的呀!好喜欢呀!介绍给枫林那个大宅男,真浪费呀……”这种痛刻骨铭心,从此以后,再没见他“害羞”过!

    三.愤怒

    有些人的焦虑真的很大的,有经验了以后,我一看他突然不说话了就知道;或者,往他手心一摸,就知道;或者,他是练过健身的,他嘴上说着:“上!上!上!这个我上!”可脚上就是迈不动,你往他身上一推,混身上硬的,像座山一样,几个人都推不动,这个不用说,都知道。到最后大家都放弃劝说了,各自活动。你,被打了几枪,可乐此不彼,释放的快感,被打得很爽;你,收了两个号,在一旁傻嘿傻笑地发短信了;你,搭了一个即时约会去了……剩下他一个人杵在那儿,内心却思潮翻涌:MD!我并不比他们差呀!MD!他们能做到为什么我不能?MD!他谁谁谁还不如我呢!凭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越想越气,最后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怒了!通常在活动临近结束的时候,他爆发了!即使爆发不了,你也无法忘记离开时他那不服气的眼神……有好些时候,还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手机就响了,电话那头掩压不住的兴奋:“猎手!我出手了!在公车上……”

    虚荣,嫉妒,愤怒,这些更极端的情绪,将“接近焦虑”这一小情绪暂时性地推到一边,使得“自己”得已出发。三到五次群体搭讪活动之后,慢慢开始形成“搭讪”的习惯,可以逐渐脱离组织进行独自的搭讪活动,慢慢变成一种生活状态。这个“慢慢”的快慢取决于你何时获得“游戏的奖赏”。搭讪有时就像是一款游戏,打着打着是会掉东西下来的,这评委会“游戏的奖赏”就是你的心动女生,你的女神,它可以是回眸一笑,可以是给了你一个永远不会回复的号码;它可以是一次萍水相逢的即时约会,也可以是午夜仿如梦回似的在街角离厅相遇,总之它触动了你的心弦,又消失得如引措手不及,让你着了迷似的一次又一次寻觅,只为了再一次,哪怕只再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之后,再一次……从那一刻起,你发现你真正喜欢上了搭讪,它开始与你融为一体,慢慢起入了自动档,慢慢稳定之后,变成了自己和自己的对话。

   我现在(2012年)搭讪与焦虑的博弈,更多的是这两种情绪在起作用:

    一.憋

    当你不那么紧张之后,当你熟练了以后,当你的心态可以慢下来之后,回看你的搭讪过程,你会发现,从发现她到搭讪之前这段时间,其实是非常难受的。巨大的紧张在短暂的时间内煎熬,宛如巨大的能量在狭小的空间内点燃——估且用“焗爆”来形容吧,这种感觉令我非常难以忍受,如坐针毡,就好像膀胱里揣着一泡尿,而马桶就在撒腿可及的前面,那还不急急跑过去解决了先。

    二.后悔

    我搭讪过的女生很多,我错过的女生更多。即使是自己掌握了搭讪技能之后,也不是时时都能提枪上马的。“后悔”的滋味很痛,较之只伤及皮肉的暴打,千万人嘲笑,唾骂更痛。每一次错过,每一次后悔我都铭记于心,渐次强化,当再有心动女生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只要我埋头向前,我就再不用体验那种痛了……或者,有时候,当我状态很差的时候,我会先“放过”一个女生,又产生了一个新的“后悔”,唤醒了以往一连串“后悔”的记忆,一幕幕遗憾慢镜,倒带式地呈现于前,好吧,新仇旧恨,一并清算,立刻生龙活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