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再遇

豪华的酒店套房内,醉的一塌糊涂的女人踉踉跄跄出来房门,里面只剩下大声哀嚎的男子捂着下体蹲坐在地上。

女人拎着包晃晃悠悠的走进电梯,电梯刚在一楼打开,就看到外面有十几个西服男子朝她恶狠狠地冲过来,“妈的,快抓住她,竟然敢踢伤少爷!”

女人酒意一下子醒了几分,精致的脸蛋闪烁恐惧,飞快关上电梯门,直接按到了顶楼……

她在楼层里迷乱的狂跑,手一拉一个房间门,门没锁,急忙闪身钻了进去。

奈何情深入人心最新章节,奈何情深入人心全文免费阅读 第1张

听着外面走廊传来嘈杂的追赶声,她倚在门上恐惧的颤抖,无助的慢慢滑落到地上,抱紧双膝豆大的泪珠落了下来。

今夜原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救公司的人,谁能想到那个柳子善竟然是衣冠禽兽,要不是发现的及时,后果可想而知啊。

眼前套房里没有人影,水晶灯洒下柔柔的光芒,“吱”的一声,浴室的门开了,一个披着白色浴袍的修长优雅男人走了出来,当深邃的黑眸看到垂头坐在门边的女人,脚步骤然停下,两道英挺的剑眉蹙了起来。

这家酒店好大的胆子,难道不知道女人是他避之不及的事物?竟然还敢往他房间里送女人!他们就不怕在a市除名?

这时女人听到了脚步声,惊吓的抬起了头,远处的男子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双狭长的眼眸正眯着看她,里面犹如藏着两颗黑夜里的寒星,闪烁着阵阵寒光。

女人身子一下子僵住了,原本如月光柔美的眼神立刻迸射出浓浓的恨意,该死,这个人竟然是陈天翊!这个曾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这个曾令自己痛彻心扉的男人!这个改变自己一生的男人!化成灰都不敢忘记的男人!!!

陈天翊绝美的唇勾起一丝冷笑,自然也是认出了女人,鼻子哼了一声,“唐雅,你来这里干什么?”

想到以前和他的种种,唐雅愤怒握紧手掌,指甲深嵌掌心肉里而毫不所知,猛然站起身,伸手去抓门上的把手,当手上传来冰冷的金属温度的时候,她的心一下子清醒了,外面抓她的声音几乎就在门外响起。

“那个女人就在这个楼层,赶紧去每一个房间的去找,一定把她找出来!”

陈天翊看去门上的冷眸微微眯起,外面竟然有人在大张旗鼓的找她?看来是惹了大麻烦,他薄情的唇勾起莫测高深的笑意,“唐小姐,你似乎遇到了麻烦?”

唐雅放开门边的把手,慢慢地转过身,咬着嘴唇看着他,如果还有一丝可能的话,她绝不会求他,甚至都不想再看他一眼。

他带给她的除了背叛,还有屈辱,五年了,从看到他与一个女人躺在床上,到自己轻轻关门离去,整整五年了!

唐雅张了张嘴,求救的话始终没有说出来。

陈天翊讨厌唐雅对自己这种生分到骨子里的态度,眉毛用力上扬,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味道,“唐小姐,这属于我的私人房间,既然你没事的话,请你马上离开!”

他冷笑的抬手示意了下门外,神色淡然的走到了床边。

唐雅紧抿着嘴唇想了一番,最终咬了下唇角来到他的身前,仰视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男子,“我需要你的帮助!”

陈天翊等待的就是这句话,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抱着双臂居高临下俯视着她,“说说看,你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

唐雅深深吸了口气,艰难地措辞道:“陈先生,你也听到了外面有人正在找我,我要在你房间里躲一下。”

陈天翊凝视着一脸期待的她,有些嘲讽地说:“真是可笑,外面的人似乎在挨个房间找你,你能躲在哪里?”

唐雅眼睛飞快扫过房间,卫生间?桌下?饮水机旁?不行不行,都太显眼!

目光落在床上,脸上忽然一红,深深地看了一眼陈天翊,在他一脸阴谋得逞的坏笑中跳上了床,钻进了被子里!

第2章 你还不配知道

唐雅脑袋蒙紧了被子,眼前陷入到了无限的黑暗中,她相信陈天翊懂自己的意思,一旦有人进房间搜自己,只要陈天翊说被子里是自己的女人,不允许别人来搜,那么很可能躲过一劫。

松软的大床上,酒劲一波波来袭,头疼欲裂,她还是强打着精神竖着耳朵听去门外的声音,外面的搜索声越来越清晰,还伴随着大声的斥责声,这是被自己差点断子绝孙柳子善的声音。

“你们这帮废物,连个女人都找不到,是不是都不想活了!”

听着这愤怒的话,唐雅小脸变得惨白,今夜看来真的不会太平了。没等她过多思考,只感到被子一松,里面钻进了一个人,身体周围瞬间涌来了丝丝热气,冷香而熟悉的气息涌进鼻孔,她顿时气的要死,陈天翊竟然钻了自己的被窝!

她用力的去推陈天翊,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陈天翊身上竟然没穿衣服,光滑而结实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甚至自己的胳膊肘碰到了下面那昂然挺立的东西……

唐雅发疯的想大叫,但一丝理智却死咬住了嘴唇,这一声就会完全暴露自己的位置。

她颤抖着身子往后缩,却忽然感觉陈天翊朝她转过了身,用力的抱紧了她,一条修长的腿瞬间锁在了她的后腰上,她还在挣扎,那只大长腿用力往前一勾,她的脸颊贴上那强健宽阔的胸膛上,那滚烫的温度使她满面绯红,除此之外还有深深的愤怒!

他在干什么!!!

她挣扎的露出脑袋,用力抬起头,迎上陈天翊那双幽冷的眸子,“陈天翊,你想干什么?”

陈天翊淡淡望着她眼中的那丝恐慌,唇边却勾起一丝深深地嘲讽,“唐小姐,既然你上了我的床,你说我想做什么?”

“不可以……”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双大手在身上开始肆虐,她紧紧掐住那双往下游走的大手,但力量的悬殊,还是让那只手探进了职业套装裙下……

大手顺着腿根在往上抚摸,修长的指尖在轻轻挑逗着她。

她满脸羞怒,声音不可遏制的高了起来,“陈天翊,你放开我,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可以这样!”

这句话反而让陈天翊手上的动作更加粗暴了起来,心里有一种叫做愤怒的东西被点燃,五年了,他恨了唐雅整整五年,一千八百二十五天,无时无刻不在恨她!恨她毫无理由的离开了他,恨她给了他无数个暗无天日的想念!

唐雅感到了疼痛,除此之外还一种叫做情欲的东西在侵袭理智,开始喘息,开始迷乱,颤抖着嘴唇咬上陈天翊的胸口……

陈天翊如饿狼一样把唐雅压在身下,正在想进一步动作的时候,门外响起了猛烈的敲门声,“开门,快开门!”

唐雅瞬间恢复了理智,用力推来陈天翊,用被子死死捂住了脑袋,想到刚才陈天翊对自己做的事情,她脸上又是一阵潮红,刚出狼窝又入虎穴,没被那个恶心的柳少爷染指,却被这个可恶的陈天翊给碰了。

唐雅愤愤的想着,权当被鬼压了吧,反正曾经那么相爱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陈天翊下床从容的披上了浴袍,那张棱角分明脸上瞬间露出冷峻,门外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五六个西装男子冲了进来。

“为什么不开门?”一个男子对着陈天翊大声喝问,没等陈天翊回答,他目光敏锐的落在床上,“被子里是什么人?”

陈天翊紧了紧浴袍,淡定甚至慵懒的坐在床边翘起了腿,但是他看去那个人的目光却蕴含着万丈寒光,“你还不配知道!”

第3章 她是我太太!

“草,是谁这么大的口气!”

西装革履的柳子善从门外慢悠悠的走进来,房间里的手下纷纷弯腰恭敬喊了声少爷。

唐雅在被子里死捂着脑袋,咬牙切齿的发出了颤抖,就是这个人差点非礼了自己!

优越的身份让柳子善脸上挂着倨傲的神色,陈天翊却不为所动,只是在床边抱着双臂坐直了身子,冷漠的脸上挂着一丝深深地寒意。

一名西装男子指去陈天翊,讨好地说:“少爷,就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柳子善当看清了一脸嘲讽看着自己的陈天翊,双眼不可思议的瞪圆,脸上瞬间煞白一片,这不正是风头正劲的mg中国区总裁陈天翊!mg可是个全球金融大厦,陈天翊更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卧槽,怎么会撞了他的房间门,柳子善心里悔意噌噌直冒。

柳子善脸色变得精彩起来,发现陈天翊正冷眼看着刚才说话的那名男子,赶紧一巴掌抽在了那男子的脸上,“不知天高地厚个你妈啊,这是陈总,还不赶紧问陈总好!”

手下捂着脸傻乎乎的被打懵了,只见自己的主子正谄媚的对床边那个男子低头笑道:“陈总您好。”

一帮手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怎么回事,但主子都这样了,那奴才还不得赶紧的,一个个身体成九十度直角弯腰,“陈总好!”

陈天翊淡淡的看了一眼柳子善,心中立刻感觉到了唐雅为什么会躲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柳子善可是做尽了丧尽天良之事,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却对柳子善发出恍悟的声音,“原来是柳少爷啊,不知道来我房间干什么?”

这看似平淡的疑问却好像蕴含着狂风暴雨之势,柳子善心中惊慌狂跳,连连鞠躬抖着身体说:“陈总实在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您在这里,我们只是……只是追着一个贱货进来的,请陈总见谅。”

他急忙对身边的西装男子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出去!”

西服男子急忙低头出去,柳子善讪讪笑了几下也打算出门,却听见陈天翊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追的是她吗?”

陈天翊绕过床边,轻轻把唐雅头上的被子拉了一下,露出那张有些紧张到惨白的小脸蛋。

唐雅看着一脸淡定从容的陈天翊,大眼睛瞬间冒起了怒火,柳子善都要走了,这个可恶的家伙却在最后关头把自己出卖了!

柳子善看清唐雅立刻大叫道:“对,就是这个小贱货!”

陈天翊转头,眼神收紧,面无表情地说:“她是我太太!”

唐雅身体一愣,真没想到陈天翊会这么说,不过说到底,他们的确还没有离婚。

这句话让柳子善吃惊的嘴里能塞进鸡蛋,什么?这个女人是陈天翊的老婆?怎么可能!这事情太可怕了,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四处追着总裁夫人在跑?

“是、是、是陈太太啊。实在对不起。”柳子善预感到了不妙,身子悄无声息的开始往门外退。

“这就打算走吗?”陈天翊冷笑着朝他走过去,“你似乎和我太太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难道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唐雅此刻心中好奇了起来,这陈天翊现在混得好像很厉害啊,这柳子善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名气地产商的公子,而陈天翊非但没有一丝畏惧,还有一种来自身份上的深深鄙视。

陈天翊脸色变得捉摸不定,柳子善勉强笑了笑,可是那笑容却僵硬的像哭一样难看,“陈总,这一切是误会,都是误会。”怎么惹了这个瘟神,在a市几乎就是他陈天翊的天下,走到哪里都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

陈天翊来到柳子善面前,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不知柳公子先前是哪只手碰过我太太?”

柳子善下意识双手急忙背到身后,虽然不知道何来此问,但脸上早已经吓出了冷汗,迟迟不敢言语。

陈天翊眼神骤然收紧,“说!”

柳子善颤抖的伸出了右手,陈天翊笑着点头,轻轻拿住柳子善的手,还仔细打量了一番,“柳公子的手倒是生的白嫩啊!“

说着他把这只手放到了门边,柳子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陈天翊猛的用力一摔门,一阵疾风刮起,接着便是一声咔嚓骨头断裂声音,柳子善的手掌扭曲的翻了过来,抱着手掌立刻发出了哭爹喊娘的喊叫声。

唐雅在床上打了个冷颤,讶然的看着陈天翊那冷峻的面孔,他下手真狠啊!可这是为什么?就因为自己和他还是有名无份的夫妻?他的名声不允许一丝玷污?

柳子善对于陈天翊的报复没敢表现一丝记恨,反而忍着剧痛低了下头,哆嗦着说,“对不起陈总,我先告退了。”

陈天翊却没打算这样‘轻易’放过他,发出冷笑道:“回去告诉你父亲一声,他的公司三天内离开a市,否则后果自己承担。”

柳子善僵住,惊恐地看去陈天翊,自己的一切都是靠父亲的家业,如果这一切被陈天翊搞垮的话,那自己也就完了。

柳子善扑通一声跪在了陈天翊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陈总,我错了,求求您放我一条生路。”

陈天翊只是淡然一笑:“记住三天时间!”

第4章 姨妈来了

套房里寂静了下来,唐雅复杂的看了眼正在看着自己的陈天翊,在她离开的五年里似乎发生了许多她不知道的事情,陈天翊现在的身份似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俨然从一个爱打篮球的大男孩变成了一个陈总!

唐雅犹还记得与陈天翊的经过,她是一个跳级生,直接越过了中考跳进了高考,成为了大她三岁陈天翊的大学同学,因为陈天翊随便的一句许诺‘有事情可以找他’,她便赖上了这个清秀的大男生。毕业后,一束玫瑰花她便嫁给了他,结婚的时候,他们还是租的房子,但是彼此内心充满了信念,无外乎他们都是数一数二的金融高材生。

直到有一天,她推开房门,看到床上赤身裸体沉睡的他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她的内心崩溃了,原来一切的山盟海誓都是那样的可笑,她轻轻的关上了门,轻的仿佛怕惊醒他们,转过身大步的离开,脚步决然到没有一丝留恋!

五年再次相遇这是上天的作弄吗?还是在她最倒霉的时候遇见了他,相比他蒸蒸日上的事业,她却显得是那样的可笑。是,她也有自己的基金公司,但是却资不抵债,如今面临着怎么去偿还巨额债务,她想到了卖公司,但是所有金融公司都拒绝了她的请求,直到遇到了柳子善那个二世祖,也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既然危险解除了,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唐雅掀开了被子,双脚落地的瞬间,酒意瞬间顶到了脑中,顿时一阵天旋地转,她咬着牙抓起了自己的背包,踉踉跄跄的走去了门口。

“唐小姐这是要走吗?就这样对待自己的恩人?”

陈天翊起身望着东倒西歪的唐雅,嘴角噙着一丝嘲讽,仿佛在看五年前的场景,她当时是不是也像现在一样,没有一句言语,没有一句理由,就彻底的离开。

他虽然恨她,但此刻,绝不会再允许!

听到陈天翊嘲讽的话,唐雅身子顿了下,只是扶着门边冷冷的说道:“多谢陈总!”

话一说完,唐雅连看都没看已经满脸寒霜的陈天翊,立刻踉跄的走出门口,谢他?他这个负心汉好意思说得出来?

走廊里空荡荡的,脑子越来越晕,轻轻抚着额头正凌乱的走着,后面忽然传来了大声的脚步,唐雅不用想也知道是陈天翊追过来了,脚下不由加速,但是一个喝醉酒的女人能走多快,片刻只感到胳膊被用力往后一拉,身子转过来正好倒在一个结实的怀抱里,抬起头正好迎上了陈天翊那双竟然带着恨意的双眼。

“你干什么?放开我!”

唐雅的话还在说着,只感到身子一轻,接着双脚离开了地面,她生生被陈天翊扛了起来。

陈天翊扛着唐雅大步往房间走去,唐雅只感觉到了抓狂,整个上身垂在陈天翊的后背上,双手开始乱抓在他身上的肉,由于陈天翊穿着宽松的浴袍,指甲没有穿透力,只好便抓为扭!

只怪陈天翊的身体太精瘦,好不容易才捏住了一点皮肉,马上三百六十度旋扭!

陈天翊感觉到了疼痛,大手对着唐雅的屁股就拍了两巴掌,“别动!”

唐雅顿时感觉到了羞辱,太过分了,怎么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对自己!

拼命的活动身体想逃开束缚,但马上她就不敢动了,脸上瞬间袭来一片尴尬的潮红,完了,这么巧?那个……例假来了?!!

由于连日来的操劳,再加上今夜的情绪波动太大,大姨妈毫无预兆的赶来了,唐雅只感到腿根变的潮湿,赶紧死死地夹住了双腿。

这一切都出乎了她的意料,眼泪差点流了下来,为什么都这么可怜了,老天还要狠心欺负啊?

第5章 MG总部?陈天翊?陈总?

唐雅被扔在了大床上,剧烈的震动使她脑子彻底晕眩了,迷糊中也不知道接下来陈天翊对她做了什么,但是敏锐的感觉他应该是做了什么!

直到第二天清晨阳光射进来,唐雅才舒展着身体醒过来,仰望着挂着一串串水晶灯的陌生天花板,瞬间昨晚的记忆涌了过来,猛的直起了身子,四周一看,已经没了陈天翊的身影。

折腾完自己,提了裤子就走人了?!!

赶紧看去自己的衣服,瞬间变得惊诧,完好无损,他竟然没动自己?也对,自己在关键时刻来了例假,哪个男人还有心情,不过这也救了自己。

虽然酒醒了,但是脑袋还是晕沉沉的,走进浴室洗了把脸,望着晾衣架上的一条卡通内裤,不由愕然,接着慌忙地拉起了裙子,瞬间脸上一片羞怒的血红,他给自己换了新内裤!

接着还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自己里面贴上了卫生棉,唐雅只感到了崩溃,陈天翊啊,你能再无耻点吗?

想象着他那时候的动作甚至是眼神,唐雅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一把抓起了晾衣架上的内裤,明显是洗过的,不是很干,还有着清新的洗浴液味道。唐雅眼神闪烁着奇异的光,他在做什么?在做一个老公做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唐雅觉得自己在那个男人面前是一点隐私没有了,赶紧出来浴室,正在这时床上的背包里发出了悦耳的铃声,打开背包拿出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

接听后,里面响起了陈天翊那富有磁性却又低沉的声音,“唐小姐,如果你醒了,请来一趟mg总部。”

唐雅想到昨晚的尴尬,声音软了几分,“去那里干什么?”

“哦,忘了介绍,我现在任职mg,我想和你谈一下收购你公司的事宜。”

唐雅愕然,不可思议的眨了下眼睛。

mg总部?陈天翊?陈总?

他不会就是那个被业界称为骄子的陈?那个年仅二十八岁出任中国区总部的陈总裁?

知道陈天翊现在身份巨变,但没想到能可怕到这种程度,mg可是集结了国际上最精英的金融高手,而身为他们的总裁那需要优秀到何种地步!

电话不知道从何时起已经挂断了,唐雅傻傻拿着手机脑子还在呆滞中。

收购自己的公司?他怎么知道自己正在出卖公司?

唐雅迅速翻起了自己包里,果然,曾准备给柳子善的公司负债表已经没了,凭着陈天翊的身份,再去调查一番,那自己真的在他面前是一点秘密也没有了。

好失败!

唐雅颓然的一下坐到了大床上,当他看到自己负债累累的公司会不会笑自己只能做一个优秀的金融人,却永远不能做一个合格的经营者!

但是,如果mg真能收购掉自己的公司,那么自己的债务真的就可以偿还了,也不需要再四处找买家了,这也许会是个机会。

就这么决定了,唐雅出了酒店,在外面小吃部吃了点东西,坐着出租奔去了mg!

关注微信公众号:HM5195(←长按复制)回复 005 即可阅读★全书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