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有美好的时候,也有令人痛苦的时候。

很少有人能在一次恋爱中就确定人生伴侣。这就意味着,大多数人其实都要经历一段以上的恋爱关系,才有可能确定人生的伴侣。

如果在长期关系中,不懂如何经营维护,那么即使一开始是你侬我侬的热恋,也依然会存在失恋的风险。

既然如此,在某种程度上应对失恋就是必修课了。

失恋怎么办,最好的渡过方法是治疗不如预防 第1张

那我们失恋怎么办呢?

要想知道这个问题,首先应该弄清楚,失恋为什么会给我们带来如此难过的感觉。

在经营一段恋爱关系中,难免会付出感情、精力、时间、金钱等等资源。

关系破裂,不仅会让人失去了恋爱的快乐,而且相当于宣布之前所有的付出都被否定。

因此,面对这种情况。

我们的自我保护机制就会应激出难过的情绪,以提醒我们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

这就跟疼痛的感觉一样,喝太烫的水会伤害到喉咙。

所以为了自我保护,身体就会产生疼痛的信号。

警示我们应该避免它,或者调整行为做安全的接触。

知道了痛苦的来源,就有了减轻痛苦的方向。

方法一,心理自疗。

提醒自己,不仅仅是只有我们会经历失恋,不仅仅只有我们会面对这种被抛弃的境遇。

而是每一个二次恋爱的人都会这样。有很多人,在跟我们经历一样的痛苦。

根据美国心里学家的研究,如果我们觉得,我们所遭遇的痛苦是“只有我们一个人这样子”,比较容易钻牛角尖。

会不断地去研究“我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如果面对痛苦的时候,我们能够被提醒“这是很多人都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的事情”。

我们就比较容易饶了自己,不会去追究“是不是我们出了什么问题?”

这样才有向前看的可能性,也才有可能从自我怀疑的泥潭中走出来。

其实,真正可能伤害我们的,不是失恋的痛苦。而是对于这种痛苦的恐惧感。因为我们会担心自己是不是不可能从这种状态中回复过来。

当我们知道自己有了“垫背的”,心情就会放松,也会有逐渐放下过去、慢慢好转的期待。

这是一种从心理层面自救的办法。

那么,除了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还有没有其他的,更具体可操作的方式呢?

当然有,这要从一个心理学实验说起。

失恋怎么办,最好的渡过方法是治疗不如预防 第2张

方法二,转移注意力。

有人曾在牛津大学做过这样一个实验,让一群人都观看了一段,让人情绪产生很大震撼的影像片。

然后,这些人被分成两个组。

第一组人要求玩了长达十分钟的“俄罗斯方块”这种很机械化的游戏;另外一组没有做特殊的要求。

过了一个星期之后,主办方的研究人员对一整群人做了心理评估。

结果,第二组的人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面,不断的回想到这些恐怖的死亡画面;而第一组人,回想起这些影像的次数,明显少了很多。

后来也有其他改进版的类似实验,结果都证明:

只有像“俄罗斯方块”这种很机械化,音乐很轻快,逻辑单一,色彩鲜艳的游戏。能够大量的占据我们的视觉与听觉的资源,进而降低了我们想起不愉快的景象的可能性。

这里我们得出第二个办法,通过一些分散注意力的行为可以避免让情绪朝着更差的方向发展。

还没完,除此之外,还有第三个办法。

方法三,自我记录。

当我们面对失恋的痛苦,如果能够具体地记下来,到底当时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感受到了什么样的情绪?

我们对对方的思念,是一种什么样的思念?

这种详细、具体、理性的记载,在心理学上面叫作积极性写作。

可能积极性写作这种自我剖析听起来有点残忍,但是因为耗费了很大的心力,而且充满了细节。

能使我们逐渐理清自己的情绪,理清自己还没失去的东西。

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理性逐渐战胜感性,接着逐渐减少思念对方的次数,悲伤的程度也会随之降低。

这就是积极性写作积极的地方,毕竟,长痛不如短痛。

如果我们自怨自艾,不去整理自己的情绪,而是耽溺在自暴自弃的发泄行为当中;

比方找朋友一次又一次地诉苦、喝酒,这样子的发泄,其实每一次都在强化我们悲伤的感觉。

也就是所谓的“借酒浇愁愁更愁”,反而会使我们更难从失恋的悲伤当中走出来。

在面对任何一种悲伤的时候,总有一个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的阶段。

通过积极性写作,这种行为和心理上的双重暗示,我们就可以正面回答自己的“为什么”,并且也会自然过渡到问下一个问题——“怎么办?”。

一旦我们能够减少问“为什么”,而多思考“怎么办”。

这就代表,我们对于未来产生了比较大的兴趣,走出阴霾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那么以上就是分享给大家的三个处理失恋情绪的办法。亡羊补牢不是坏事,但我要告诉你还有更优秀的做法,那就是治疗不如预防。

失恋怎么办,最好的渡过方法是治疗不如预防 第3张

曾经听过这样一个蛮有意思的故事,名医扁鹊家有兄弟三人,都精通艺术。

魏文王曾经问他谁的医术最好。扁鹊回答说,“大哥最好,二哥其次,我是三个人中最差的一个。”

但是扁鹊名扬天下,他两个哥哥却没几个人听说过。

魏王不解,扁鹊就解释说:

“大哥治病,是在病情发作之前,那时候病人自己还不觉得有病,但大哥就下药铲除了病根,使他的医术难以被人认可,所以没有名气,只是在我们家中被推崇备至。”

“我的二哥治病,是在病初起之时,症状尚不十分明显,病人也没有觉得痛苦,二哥就能药到病除,使乡里人都认为二哥只是治小病很灵。”

“我治病,都是在病情十分严重之时,病人痛苦万分,病人家属心急如焚。此时,他们看到我在经脉上穿刺,用针放血,或在患处敷以毒药以毒攻毒,或动大手术直指病灶,使重病人病情得到缓解或很快治愈,所以我名闻天下。”

在外行人看来是病情明显的时候才是大病,承受痛苦之后,才知道健康珍贵。

但是在扁鹊眼中,预防才是重中之重。在疾病开始之前进行预防,才能真正避免痛苦。

如果我们能维护好自己的感情,不让关系破裂,就永远不会经历这种痛苦。

当然,这需要高超的长期关系维护技巧。